今日是: 歡迎光臨青島科技大學新聞網

|當前位置: 本站首頁 >> 校園文化 >> 正文
小徑上的玉蘭花
作者:趙曉芳  來源:青島科技大學報  編輯:盧新亮   點擊:[] 日期:2016年05月23日

去年秋天我家搬至老海大五校門口的一棟小樓上,所以經常會有機會從海大校園裏穿過。

那是一條灰色的路徑,被高大的樹木籠罩,走在路上,就像走在巨大帳篷裏面,早晨鳥兒清涼的鳥鳴,傍晚鳥兒歡喳歸巢的叫嚷,這些輕鬆愉悦的自然之音編織在一起,反而讓小徑增添了温馨祥和的氣氛。

從去年秋天至今,我接觸過的只有海大的秋天和冬天,而春天,都是從最近才開始有淡淡的接觸。

走在這條几乎還是以灰色為基調的小徑上,感受到了開始柔緩的風,瞥見了徑外吐着金黃色花瓣的迎春花,這一刻,覺得被冬日縛重過的心似乎變得有點輕盈。繼續不疾不徐走着,倏然看到了路邊水產樓的拐角處,悄悄立着一株高高的玉蘭樹,從未想到,這麼不起眼的角落裏還隱藏着一株玉蘭。

這株玉蘭基本上和樓房一樣高,曾聽人説過,站在樓邊的樹,幾乎都會拼命地長,非要趕上樓房的高度。它們這樣做的原因,大概是不想讓樓房擋住陽光和風雨吧,它們需要天然自由的呼吸。

這株在秋冬寂靜了很久的玉蘭,它往上伸展的灰色的樹枝上綴着半開的白色的花瓣——這些柔和的新鮮的白色,在還沒完全甦醒過來的春天裏,似乎在低眉羞澀地掀開白色裙子的一角——就是這只是“一角”的乳白色,已在空氣裏靜靜傳遞一個訊息——花要開了,春天到了,屬於自己的季節到了。

這株高高的白玉蘭和我在旁處看到的玉蘭不太一樣——在10公里外一個大的小區裏,我看到一些玉蘭樹上綴了花苞,似乎有些舒朗,顯得有點隨意——而這一株,已經半開了的玉蘭樹,卻是濃密濃密的花,顯得有抑制不住的熱情。

走到樹下的人,情不自禁都要抬頭,看着那些要綻放開的花瓣,然後不由説一句:“哦,玉蘭花開了。”這株花樹的初開就像平靜的水面響起一個音符,音符在水面化成漣漪一點一點盪漾開來……

又過了幾天,再走入海大,老遠就看見一樹濃烈的白,玉蘭花全部綻放了!毫無保留,活力四溢,不再有一點嬌羞,花朵雪一般地簇擁在枝頭上。樹枝似乎變得豐滿了。

“哇!”路過的人這樣讚歎着,並加快腳步。在越來越靠近它時,一股清清的香氣纏繞過來,這香氣帶着甜絲絲的氣息——深深吸一口,覺得眼前的整個世界都變得甜甜的。

我抬頭看着它,滿枝頭的花兒,那麼恬靜、和煦,散發着聖潔而又温柔的光芒。

它那曾經綻開如裙裾一角的花瓣,如今像是風中無數個圓圓的白紗裙,似乎想要輕盈地舞動,似乎正在做着最綺麗的夢——夢,不需要再做夢!這是真實的春天,馥郁的春天,這是玉蘭花兒的全部的光華。

滿樹的潔白的玉蘭花似乎在輕輕整理它們的裙子,有一些行人駐足在花樹下,靜靜地抬頭看着,感受着它密實的、飽滿的如雪花如蝴蝶如精靈般剔透的美麗。

這些爭先恐後開放的玉蘭花兒,有一些悠悠然先落下來了,為地面鋪上另一個夢境。雪白的花樹下鋪着雪白的散發着馨香的花瓣,這是大自然送給我們的關於春天的一份別緻的禮物吧。

我多想跨過欄杆,到花樹下撿一些花瓣,將它們捧在我的手心裏。

到了下午,我又特地走進海大的小徑,急切地看拐角旁的玉蘭花。它似乎比上午更繁盛了,花朵們在微微地顫動着,那脈脈的清香讓我沉醉——這個沉醉,便是生命的永恆。

回到家,做了會家務,女兒電話來了,“媽媽,我放學了。”“哦,女兒,你今天從海大里面走好嗎?玉蘭花特別香……”“好的,媽媽,我知道那棵玉蘭樹的。”

(原載於《青島科技大學報》第758期第4版,2016年05月10日)

上一條:君子之交淡如水

下一條:《呼蘭河傳》中的集體無意識

【淘寶集運送去香港】

0
新聞鏈接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科大要聞
綜合新聞
焦點圖志

友情鏈接

嶗山校區 - 山東省青島市松嶺路99號   四方校區 - 山東省青島市鄭州路53號   中德國際合作區(中德校區) - 山東省青島市西海岸新區團結路3698號 高密校區 - 山東省高密市杏壇西街1號   濟南校區 - 山東省濟南市文化東路80號

©2015 青島科技大學    管理員郵箱:master@qust.edu.cn

魯ICP備05001948號-1   魯公網安備 37021202000007號   青島市互聯網違法信息舉報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