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是: 歡迎光臨青島科技大學新聞網

|當前位置: 本站首頁 >> 校園文化 >> 正文
遊三孔所感
作者:梁芷汀  來源:青島科技大學報  編輯:盧新亮   點擊:[] 日期:2015年12月18日

望眼中華上下,歷史上深受人民愛戴的君主,皆以孔孟之道治天下,以仁愛之心服百姓。今有幸來到夫子的故鄉曲阜,領略這樣一位思想巨人的“仁者愛人”之心境,是一種對中華民族深入骨髓的探尋。

明代曲阜城正南門是孔廟的第一道門,抬眼瞻仰乃清乾隆皇帝御筆“萬仞宮牆”四個大字,在青灰色的磚石襯托下顯得尤為醒目。魯大夫叔孫武叔曾經對大夫們説:“子貢的學問很深,比孔子還要強些。”子貢聽説後就對叔孫武叔説:“人的學問好比宮牆,我的這道牆不足肩頭高,別人很容易看到裏面有多少東西,我老師這道牆有好幾仞高,別人是看不到裏面的東西的,只有找到門,走進去,才能看到這牆內雄偉的建築,可找到門的人太少了!”胡纘宗認為數仞宮牆仍不能表達他對孔子的讚揚,於是將其改為“萬仞宮牆”。到了清代,乾隆皇帝到曲阜來,為了顯示他對孔子的敬仰,把胡纘宗書寫的石額換下,自己親筆書寫了同樣四個字鑲於城門。

孔廟門前的第一座石坊是“金聲玉振”坊。亞聖孟子曾對孔子做出這番評價:“孔子之謂集大成。集大成者,金聲而玉振也。金聲也者,始條理也;玉振之也者,終條理也。”縱使不能超越時空的侷限,孔子的輪廓也彷彿近在咫尺。往前行進,過了洋水橋,櫺星門和太和元氣坊,便是孔廟大門“時聖門”。取《孟子》中“孔子,聖之時者也”語義。意為孔子是適應於任何時代的聖人。

來到大成殿時已經斷斷續續下起了小雨,似乎這雨早就等待着我們,為這片土地上的朝聖者們澆出一條曲徑,延綿幽深通往時間的那一頭。孔廟內各個朝代的建築瑰寶和深深根植於此千百年的古樹交相輝映,享受着雨的滋潤,也讓人心如止水。殿內正中是康熙皇帝題書的“萬世師表”,封孔子為“萬世皇帝之師,千古人類之表”。光緒帝題書的“斯文在茲”匾額,意為天下的文化都在這裏。

廊下有二十八根龍柱,每根石柱都用整塊石材雕成。前廊下的十根石柱用深浮雕的手法呈現出雙龍對舞,襯以祥雲朵朵,山石濤波。據説古代皇帝來此祭拜孔子的時候,這十根石柱都要用黃布包裹起來。因為雕刻得太過生動,甚至比京城裏的龍柱還要精緻幾分,怕是皇帝看了不高興。

在孔府遊覽的感受更多來自於孔子受到的禮遇、擁戴和崇敬。他的子孫們被稱為“衍聖公”世代生活在這裏,享受着特權,延續着孔家的香火。零八年十月,隨着第七十七代衍聖公孔德成先生的溘然長逝,這個封號也不復存在。可夫子為後人奠定的文化根基卻一直得以繼承和發揚。

踱步到孔林已是行程的最後一站了,雨不再間斷,打在地上的水花更大了一些。褲腿都被浸濕了,興致卻絲毫未減。雨中游孔林,是別樣的一種心境。雖不是清明時節,風把雨滴扯成了線,纏繞着牽絆着我的思緒倒流回那個年代。不知不覺來到三座亭殿前,有子貢親手栽植的楷樹遺蹟和“子貢廬墓處”。往裏走不遠就是孔子墓,並沒有想象中的那般氣勢,在濕漉漉的空氣中反倒顯得有些淒涼。一旁的房屋曾是子貢為孔子守墓六年的住所,簡單樸實。

孔子一生遊歷各國,把儒家思想傳播到所到之處,為華夏文明做出瞭如此巨大的貢獻,臨終卻也沒能與妻兒再聚首。生前的遺憾與死後人間喧囂構成了如今孔林的一幅水墨畫,黑白分明,朦朦朧朧。是怎樣的孤獨,深不見底。天色將晚,是時候踏上歸程。離開前,對着孔子墓深鞠一躬。掉落水滴兩三,不知是雨是淚。

不曾與你謀面,卻被你所推崇的精神耳濡目染,是我的榮幸。

(原載於《青島科技大學報》第746期第4版,2015年12月8日)

上一條:我看《平凡的世界》

下一條:讀《治史三書》

【淘寶集運送去香港】

0
新聞鏈接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科大要聞
綜合新聞
焦點圖志

友情鏈接

嶗山校區 - 山東省青島市松嶺路99號   四方校區 - 山東省青島市鄭州路53號   中德國際合作區(中德校區) - 山東省青島市西海岸新區團結路3698號 高密校區 - 山東省高密市杏壇西街1號   濟南校區 - 山東省濟南市文化東路80號

©2015 青島科技大學    管理員郵箱:master@qust.edu.cn

魯ICP備05001948號-1   魯公網安備 37021202000007號   青島市互聯網違法信息舉報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