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是: 歡迎光臨青島科技大學新聞網

|當前位置: 本站首頁 >> 校園文化 >> 正文
奶奶的庭院
作者:蔡蓉  來源:青島科技大學報  編輯:盧新亮   點擊:[] 日期:2015年12月18日

我的奶奶獨自一人住在老家的庭院裏,爺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久到我都記不得他的樣子,只有憑藉照片才能找回零碎的記憶。這個庭院承載了爺爺的一輩子時光,陪伴着爸爸走過了他的童年、少年直到青年,記錄了我的童年,同樣也是奶奶一輩子的寄託和依靠。庭院是在大伯父結婚的前一年重新修葺的,算算也有30個年頭了,時間在庭院裏留下了它獨特的禮物——稍顯陳舊而斑駁的牆皮,雨水從房檐上留下的絲絲紋路。院子是標準農村式佈局,四四方方,平平穩穩,正好將平房圍成一個正方形,有一種容納大地的感覺。

我的童年就是在這個院子的陪伴下度過的,這裏充滿了我許多兒時的回憶,雖然漸漸長大的我對於兒時的記憶越來越模糊,但兒時的庭院依然會時不時的在我的夢中顯現它完整的樣子。我在這個院子裏出生,一直長到六歲,爸爸帶着我來到新疆。於是,只有寒暑假期才偶有機會回到老家,看看奶奶,看看兒時的庭院。記得有一年暑假,我同媽媽一起回老家探親。夏時日子較長的緣故,吃完晚飯,太陽還斜在山頭,緋紅色的光染着天上的雲彩。每到這個時候,奶奶都會搬着靠背椅子坐在院子裏,手上端着媽媽給她沏的甜茶。她只是靜靜地坐着,時不時喝一口茶水,抿一抿嘴脣,再也沒有多餘的動作,只是環顧院子、抬頭望天。每當這個時候,我也會搬着一個小板凳,端着媽媽沏的甜茶,有模有樣的學着她的樣子,坐在她的身旁。這時候我總是望着奶奶問同一個問題:您到底在看什麼,看的那麼入神。奶奶沒有多餘的話語,只是淺淺的笑着,又恢復到先前的動作。無奈的我只能順着她的眼光看去,看看是否能夠找尋出些許蛛絲馬跡,替我回答一直困擾我的問題。然而失敗了,我看到的除了院牆、院子中擺放的東西、羊圈旁的狗窩、牆根裏的柴火和煤堆,唯一特別的就是陽光照射下格外明顯的細細的塵埃,再也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。暑假過後,這個問題也就漸漸被拋在腦後了。直到今年春節全家回到老家過年,這個快被遺忘的問題才被真正解答。

奶奶一共有四個兒子和一個女兒,我的爸爸在家中排行老三。自從爺爺去世後,奶奶的兒女們就來到城市發展,一大家子聚在一起的次數屈指可數。今年春節,爸爸同叔父們商量好一起回老家過年,平日裏冷清的庭院瞬間填滿每個人的笑聲,變得既有生氣而又温馨。農村是下午四五點鐘就開始吃年夜飯的,一大家子在房間裏實在坐不開,只有把茶几搬到院子裏,在冬日的陽光和微風中吃着熱騰騰的餃子。吃完飯,奶奶搬着凳子,端着甜茶坐在院裏。這個熟悉的動作讓我想起了小時候困擾我的問題,這次我沒有問奶奶,只是默默的看着她的目光觸碰到的地方。除了那些舊景,我還發現了不一樣的東西,爸爸和大爹正收拾着被抬出來的茶几,妹妹正端着吃剩下的餃子向廚房走去,弟弟正端着喝剩的飲料逗狗玩兒。這時候,我意識到了那個問題的答案,或許這就是她眼中的不同。奶奶一個人住在冷清的院子裏,説不孤單是假的,但每次在兒子們接她去城裏生活的時候,她都推辭着説放不下鄉下的房子。奶奶也許真的放不下這個滿載她一輩子回憶的院子,在這個院子裏成家,在這個院子裏自己的兒孫們出生成長,在這個院子裏老伴兒永遠的閉上了眼睛。這樣的一個院子,記錄了一個普通女人的大半輩子,這也真的是放不下的。

奶奶在庭院中漸漸老去,奶奶的庭院也在歲月中漸漸老去。奶奶每天依然會搬着凳子、端着甜茶,坐在院子裏享受自己眼中的風景和一縷和煦的陽光。

(原載於《青島科技大學報》第747期第2版,2015年12月15日)

上一條:孫少平的精神世界

下一條:夢裏花落知多少

【淘寶集運送去香港】

0
新聞鏈接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科大要聞
綜合新聞
焦點圖志

友情鏈接

嶗山校區 - 山東省青島市松嶺路99號   四方校區 - 山東省青島市鄭州路53號   中德國際合作區(中德校區) - 山東省青島市西海岸新區團結路3698號 高密校區 - 山東省高密市杏壇西街1號   濟南校區 - 山東省濟南市文化東路80號

©2015 青島科技大學    管理員郵箱:master@qust.edu.cn

魯ICP備05001948號-1   魯公網安備 37021202000007號   青島市互聯網違法信息舉報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