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是: 歡迎光臨青島科技大學新聞網

|當前位置: 本站首頁 >> 校園文化 >> 正文
夢裏花落知多少
作者:梅秋燕(自動化學院)  來源:  編輯:liuyuanyua   點擊:[] 日期:2014年12月22日

愛手捧一本書的感覺,咿咿呀呀的自我陶醉一番。也不一定會翻開;也不一定會在意內容;只是像情人一般的看着它,驀然間也會生出執子之手白髮不悔的感覺。 愛散文,愛詩詞,愛小説,愛新聞,甚至愛上路邊的廣告。於我來説,讀書就是遊園,盡興就好,不必強求什麼中心明確,也不必強求什麼抑揚頓挫,只求在燈火闌珊時默然回首能暗自歡心就好。

極愛三毛的《夢裏花落知多少》,那個瘋女人有一句話挺貼心--------‘刻意的東西,就連風景都得尋尋切切,尋找的東西,往往不一定找到,卻很累人’。

愛讀書的多少會顯得有些木訥。當然,要分場合,若是在燈紅酒綠的酒吧或追名逐利的商場,讀書人自然會顯得笨笨的不知所措,像先天失聰的幼嬰,茫然的目睹搖晃的世界。但要是換換,對,換換,換成暮春之初,遷客騷人相與會於亭中;觥籌交錯,伴一首江南小曲;添一位傾城佳人;彼此放浪形骸,嬉笑怒罵,豈不樂哉。

也許,讀書是一種慾望。就像貪慾,愛慾以及一切人類與生而來的慾望。有人求多,非覺讀遍五湖四海天下之字才覺安心,像是要把海邊的所有貝殼盡收囊中。而有些人,如我,不愛多卻也不嫌多,求精求細,集三千寵愛於一身,一篇文字看過千遍也不覺疲。就算偶爾納納新寵,也終究是在意故人。這慾望看似瘋狂呢,然而瘋就瘋吧,誰管呢?

黛玉寶玉曾共讀西廂,寶玉也曾被逼讀些‘正經書’。正經書也罷,雜書也好,都是要瞧瞧的,要不豈不狹隘,豈不失了暢快?我就願一邊狂野奔放一邊嬌嬌滴滴;一邊汪洋恣肆一邊小橋流水,就像把有限的時日乘以了二,自我認為算是加壽了呢。

思緒又飛了,扯不回主題了吧。然而隨性一文,要什麼主題呢?不再是為了作文高分苛求的開章結尾;亦不是為了利益的畏畏縮縮,為了一場夢,一場書夢一場痴,如此而已,擱筆了吧。

上一條:奶奶的庭院

下一條:不拄枴杖的牆

【淘寶集運送去香港】

0
新聞鏈接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科大要聞
綜合新聞
焦點圖志

友情鏈接

嶗山校區 - 山東省青島市松嶺路99號   四方校區 - 山東省青島市鄭州路53號   中德國際合作區(中德校區) - 山東省青島市西海岸新區團結路3698號 高密校區 - 山東省高密市杏壇西街1號   濟南校區 - 山東省濟南市文化東路80號

©2015 青島科技大學    管理員郵箱:master@qust.edu.cn

魯ICP備05001948號-1   魯公網安備 37021202000007號   青島市互聯網違法信息舉報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