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是: 歡迎光臨青島科技大學新聞網

|當前位置: 本站首頁 >> 校園文化 >> 正文
不拄枴杖的牆
作者:吳瀟(高密校區市場營營專業)  來源:  編輯:liuyuanyua   點擊:[] 日期:2014年12月22日

輕輕地,我叩擊着門,小心翼翼地推開,他側身背門而睡,滿頭白髮映襯着藍花白底的枕頭,傳來一陣陣鼾聲。而今這堵不拄枴杖的牆,再也經受不住寒冬的摧殘,倒在了那座老宅。

初冬的曙光像帶着清露的羽毛,輕輕地撫拭着我的臉,鋪我一枕濕漉漉的思緒。那天清晨,我從睡夢中驚醒,沒有收到驚嚇,只是莫名的思念與牽掛。我夢到他像個孩子似的説想我了,我卻還笑道:那距離更遠的哥哥呢,你豈不是更想?他委屈地説:想,又能怎麼辦?沒等我去安慰他我就醒了,打開窗,月亮也在着急説再見。就在那天,天下起了雨,雨滴打在臉上,生疼生疼……他總是喜歡問:今朝雨或晴?也對,一生風雨,又怎能不管雨或晴。

樹葉的縫隙,留下一枚枚小太陽。以往這樣的日子,他都會蹣跚地走在路上,去村口守望。他就是一堵高大的牆,永遠不會彎曲,哪怕風吹日曬都不會拄枴杖。雙手倒扣在背上,偶爾看到佈滿溝壑的臉上的笑容。我從沒想過他也會老去,直到有一天,我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中,他竟聽不清我的呼喊,我再大聲,他半天才側轉過身來,如同一頭剛下重軛的老牛。從那天起,我開始懼怕這堵牆的倒塌。

説他是一堵牆,再也合適不過了。挺拔,堅韌,樸實,真誠,能擋風避雨,與村口的老槐一樣,見證了這個村落八十八年的興衰成敗,無傳奇經歷,無感情跌宕。自幼由長兄撫養長大,後來接過長兄手中的接力棒,一直管理着家族常務。他更是團圓的象徵,每年農曆四月初八,無論身處哪裏都會以他的名義聚集起來,只是我們三隻遠方的雛燕總因各種理由缺席。“守候,勝過一切盡孝”,而我們除了牽掛並沒有給過他什麼。八十八年中,他昂首直面綁水墜石般沉重的生活,泥地拉車般的無奈。

每年都希望冬天請對他好一點,頭髮和鬍鬚已經夠花白,不需要風雪的浸染。那天,呵氣成霜,樹枝像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。一通長途電話打破了眼前靜謐的一切。“他很好,只是想你了,快點回家吧。”我已經預感到了什麼,手無足措,不知道要幹什麼,不自覺泣不成聲。那天,回家的路好遠好遠,紅燈的時間好長好長,心裏想了好多好多。默唸了無數次“等我,等我……”,寧願我像小時候一樣是個傻傻孩子,相信他真的只是想我了。漫長的跋涉,狂奔到老宅,想過無數場景,卻還是承受不了一進門都在做白色孝衣的場面。扔下行李跑到熟悉的門前,好想聽到響亮的鼾聲,但走進凝視,他仰面躺在那裏,身上的被子正在微微的起伏,我拼命的呼喊,叫破喉嚨他也不肯睜開眼睛,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我受不了他那麼冷峻,受不了他張着嘴吃力地呼吸着。倔強地呼吸着,等待着……直到哥哥最後一個回來,他安心地合上了嘴巴,一動不動。我目睹了這堵牆的倒塌,那個即使跌倒都不肯拄枴杖的倔強“老頭”開始了一場不會醒的夢。

第二天,所有人又以他的名義聚集了起來。而那天陽光明媚,久違的温暖。他走了還在疼惜他的子孫後代。所有人都穿着孝衣,失聲痛哭,偌大的哭聲還是沒能把他驚醒。而我卻出奇的冷靜,沒有眼淚,我怕哭聲就掩蓋他的鼾聲,我相信這只是我想象的一個場景。我呆滯地走完所有“程序”,直到他被抬上靈車,永不再見的絕望與徹心的冰涼的感覺讓我對生命的體驗是殘酷,是無奈,是悲哀,是憤恨……靈車漸行漸遠,再也看不見,再也見不着。

天未亮,三隻飛燕又要飛走。在靈位前磕了三個響頭,“原諒我回來晚了,又不能在墳頭上添一抔泥土。經過村外的路口,那塊陪他一直守候的石頭還在那裏,樹林掩匿起這個村落的悲傷。向苦難的倔強的生命致敬,相信墓地定會松柏葳蕤,草色青青。裸露在蒼穹中瘦骨嶙峋的枝條掙扎的季節,憂鬱不知疲倦。等待,在寒冬的路口。

上一條:夢裏花落知多少

下一條: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

【淘寶集運送去香港】

0
新聞鏈接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科大要聞
綜合新聞
焦點圖志

友情鏈接

嶗山校區 - 山東省青島市松嶺路99號   四方校區 - 山東省青島市鄭州路53號   中德國際合作區(中德校區) - 山東省青島市西海岸新區團結路3698號 高密校區 - 山東省高密市杏壇西街1號   濟南校區 - 山東省濟南市文化東路80號

©2015 青島科技大學    管理員郵箱:master@qust.edu.cn

魯ICP備05001948號-1   魯公網安備 37021202000007號   青島市互聯網違法信息舉報中心